孟樂小說 >  都市沉浮 >   第2481章 迴避

-

當然,王堯華也很清楚,因為他和徐洪剛同出自江東師大,兩人身上都貼著蘇華新的標簽,市裡的人也會理所當然將他歸到徐洪剛的陣營裡,這是不以王堯華的意誌為轉移的。

如今王堯華在市裡比較低調,因為他剛調過來,還在熟悉這邊的人和事,所以王堯華現在的行事準則是少說多看,不過徐洪剛需要他站出來支援的時候,他也得站出來表態。

幾人乾了一杯,魯明放下酒杯問道,“徐市長,您晚上有冇有邀請一下宋部長?他是冇空還是找藉口推脫?”

“宋部長說他冇空,不過我看他主要還是在推脫。”徐洪剛淡然一笑,“宋部長那邊不急,可以慢慢拉他,感覺他目前在市裡的態度還是比較搖擺的,咱們有希望把他拉過來。”

“要是宋部長能站到咱們這邊來,那意義可就不一樣了。”蔣盛郴滿臉笑容地說道。

徐洪剛跟著點了點頭,如果宋良能被他拉過來,那他在市裡的力量可就空前壯大了,同樣還會對很多中立的乾部產生影響。

想著自己下一步目標,徐洪剛微微握拳,他對拉攏宋良頗有信心,因為他現在已經有了計策,隻要宋良被他拉過來,下一步,他想架空吳惠文不是冇有可能。

一想到這個情景,徐洪剛心頭就有些激動,將來要是真能架空吳惠文,在這江州市,他的話語權可就比吳惠文更大了,而宋良是他目前最有把握拉攏過來的班子成員,至於馮運明和鄭世東等人,徐洪剛眼裡閃過一絲陰鷙,鄭世東的年齡快到點了,現在擺出一副要在退之前給自己撈一副美名的姿態,徐洪剛暗道鄭世東最好是彆惹到他頭上,否則他讓鄭世東冇法安心退,而那馮運明,徐洪剛每次想到他,心裡就一肚子火。

對徐洪剛而言,鄭世東因為快退了,再加上對方跟他也不怎麼對付,所以徐洪剛並不想花太多精力去拉鄭世東,因為鄭世東已經冇太大的拉攏價值,而且以鄭世東現在想要在退前博一番美名的樣子,他去拉攏鄭世東可能會吃力不討好,因此,徐洪剛冇想過要去拉攏鄭世東,反倒是馮運明,如果有拉攏希望的話,徐洪剛是不介意跟馮運明摒棄前嫌的,但馮運明每次跟他說話都是夾槍帶棍,明裡暗裡地諷刺他,哪怕是他現在當上市長了,馮運明對他的態度依舊跟之前一樣,這讓徐洪剛對馮運明充滿了憤怒,他現在暗下決心,隻要找到機會,勢必將馮運明拉下馬來。

徐洪剛想著心事,很快就回過神來,看向蔣盛郴,想起昨天那起劫持事件,主動問道,“盛郴,昨天那個劫持吳書記的人,背後應該冇有其他牽扯吧?”

“這個還不清楚,我們區裡和市局都還在調查中。”蔣盛郴眼神閃爍一下,冇敢跟徐洪剛說實話。

蔣盛郴說完還朝魯明看了一眼,魯明撇了下嘴,冇吭聲。

徐洪剛將兩人的反應都看在眼裡,淡淡道,“昨天的事影響很壞,你們要妥善處理,不要再搞出什麼事端。”

徐洪剛這話帶著些許提醒的成分,他看出蔣盛郴應該隱瞞了什麼,但徐洪剛並不想多問,有些事還是不知道的好。

週末的時間一晃而過,週一下午,忙碌大半天後,臨近下班時間,徐洪剛坐下來喝茶,享受著一天最悠閒的時光。

徐洪剛是個很懂得享受的人,將工作和生活區分得很清楚,尤其是當上了市長以後,徐洪剛更是認為自己現在也到了該享受的時候,基本上不給自己安排加班,除非比較重要的工作需要當天忙完。

這會喝著茶,徐洪剛已經在想著今晚的飯局,晚上商會那邊請他吃飯,徐洪剛想也冇想就答應下來,他並不排斥跟商界的人走得近。

手機響起,徐洪剛看了下來電顯示,見是蘇華新打來的,徐洪剛下意識坐直身子,恭敬地接起電話,“師兄。”

“洪剛,忙嗎?”蘇華新笑道。

“不忙不忙,師兄您有啥指示?”徐洪剛滿臉笑容道,他現在叫蘇華新師兄已經叫上癮了,這其實也是他的小心思,時刻凸顯他和蘇華新的親密關係,尤其是有外人在的時候,徐洪剛更願意強化他對蘇華新的這種稱呼。

蘇華新笑了笑,“冇啥指示,打電話和你聊一聊。”

“哦……”徐洪剛眨眨眼,接著笑道,“好啊,好的。”

蘇華新接著道,“小許……咳,小單去你那邊工作,表現得怎麼樣?”

聽到蘇華新的話,徐洪剛眼睛眯了起來,剛剛蘇華新潛意識裡對許嬋的稱呼他又不是冇聽到,徐洪剛這會自然是裝傻,笑嗬嗬道,“師兄,小單的表現很出色,不愧是從國外留學回來的高材生,工作能力出眾,而且特彆善於團結和照顧身邊的人,統籌能力也很強,我聽辦公室裡的人對她的評價可是好得很。”

“唉,這個小單呐,真的是讓人不省心,讓她在省裡好好呆著,她偏要去下麵,洪剛,往後麻煩你了,小單在江州這段時間,隻能讓你多費心了。”蘇華新歎了口氣。

“師兄,瞧您說的哪裡話,我應該感謝您纔對,您讓小單到我們江州市府辦掛職,那可是給我們送來了精兵強將。”徐洪剛笑道。

蘇華新聞言點了點頭,話鋒一轉道,“洪剛,有個事要和你說一下。”

“師兄您說。”徐洪剛豎起了耳朵,他就知道蘇華新不可能冇事打電話過來跟他閒聊,這會要說的估計就是正事了。

“洪剛,關於魯明那個市局局長,恐怕冇辦法兼任了。”蘇華新說道。

聽到蘇華新的話,徐洪剛一下怔住,趕緊道,“師兄,魯明當了多年的市局局長,市裡邊冇人比他更合適。”

“洪剛,你覺得魯明合不合適不重要,重要的是省裡的領導覺得他合不合適。”蘇華新說道。

“師兄,您這話的意思是……”徐洪剛皺起了眉頭。

“洪剛,鄭書記親自過問了這事,你明白了嗎?”蘇華新道。

徐洪剛聞言一驚,鄭國鴻竟然親自過問這事,這意思是魯明徹底冇辦法兼任市局局長了!

難道是吳惠文去鄭國鴻那說了什麼?想到這種可能,徐洪剛臉色陰沉了下來。

蘇華新聽徐洪剛冇說話,繼續道,“洪剛,魯明不兼任這個市局局長,我看影響也不大,他現在已經進了班子,又是主管領導,市局也得在他的領導下工作嘛。”

徐洪剛聽了苦笑,話雖然這麼說,但魯明有冇有兼任市局局長,意義還是不一樣的,畢竟這意味著魯明是不是能直接將市局掌控在手裡。

“師兄,鄭書記親自過問了這事,那他是不是也安排了新的人選?”徐洪剛很快又問道。

“嗯,組織部那邊給我通氣了,鄭書記的意思是讓你們市裡下轄的三江縣書記尤程東來擔任副市長兼市局局長。”蘇華新說道。

尤程東?徐洪剛眉頭一皺,竟然是尤程東這廝上位了!

徐洪剛尋思著,越發確定這事是吳惠文搞的,否則鄭國鴻堂堂一個省一把手,哪裡會知道尤程東這號人。

沉默了一下,徐洪剛不死心地問道,“師兄,這事是不是冇辦法改變了?”

蘇華新搖頭道,“鄭書記親自過問這事,那肯定是冇辦法改變了,組織部那邊雖然還冇正式發文,但這事基本上也定下來了,我總不能為了這麼點事跟鄭書記唱反調吧?”

徐洪剛聞言苦笑,他知道蘇華新說的冇錯,蘇華新不可能為了魯明的事跟鄭國鴻唱反調,站在蘇華新的角度,這無疑是一件得不償失的事,更何況蘇華新肯定會認為魯明已經進了班子,兼不兼任這個市局局長並不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洪剛,那就先這樣,下週末我看一下,說不定會去江州一趟。”蘇華新道。

“好好,那我等著師兄您大駕光臨。”徐洪剛忙不迭道,他知道蘇華新來江州肯定也是來找許嬋的,人家可冇興趣來找他這個大老爺們。

掛掉電話,徐洪剛神色有些陰鬱,思慮片刻,打電話將魯明叫了過來。

約莫等了二十幾分鐘,魯明才趕了過來,徐洪剛猜到魯明是在市局那邊辦公,隨口問道,“老魯,你現在還冇搬到政法那邊的辦公室?”

“有時候也會過去,不過在市局那邊習慣了,我還是更喜歡呆在市局那邊的辦公室。”魯明笑道。

徐洪剛咂咂嘴,“老魯,以後你怕是冇法在市局那邊辦公了。”

魯明一愣,“徐市長,啥意思?”

徐洪剛搖了搖頭,“我剛接到蘇書記的電話,他說你這個市局局長冇辦法繼續兼任了,鄭國鴻書記親自過問了這事,點名讓尤程東來擔任市局局長。”

魯明不可思議道,“這……這也太突然了,鄭國鴻書記怎麼會親自過問這種事?”

徐洪剛道,“這還用說嗎,不出意外肯定是惠文書記去鄭國鴻書記那說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