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樂小說 >  絕世強龍 >   第1405章 魔怔

-

心裡有一絲罪惡感的墨陽,在想到能夠通過祁虎試探出地央的實力之後,也就把罪惡感給深藏了起來。

"半島酒店,不過你不用必須去,萬一不是他的對手……"

墨陽話還冇有說完,祁虎就打斷道:"讓人帶我去,我不熟路。"

"你可想好了,要是死在半島酒店,可冇人幫你收屍。"墨陽說道。

祁虎不屑一笑,他可不覺得這個世界上高手滿天飛。上次遇到的那個老人家,應該是稀有的絕頂高手,怎麼可能運氣這麼倒黴,還能遇上這種人。

"放心吧,我能一拳打死的人很多,但是能夠打死我的,這個世界上可不多。"祁虎極其有信心的說道。

"好。"墨陽說道,然後叫來了手下,把祁虎帶去半島酒店。

等到祁虎離開之後,墨陽重重的吸了一口氣。他知道,韓三千肯定會怪他,但是不這麼做,墨陽無法知道地央究竟會給韓三千帶來多大的威脅,當然,他還是希望祁虎能夠打得過地央,這樣一來,在和韓氏集團的市場競爭上,韓三千能夠更加的放開手腳。

城中村,韓三千見到楊興之後。楊興把最近的進度告訴了韓三千。

幾乎非常順利,即便有幾個反抗的聲音,楊興也用錢壓了下來,至於保密方麵的工作也做得非常嚴謹,每一個同意賣掉自己房子的人。楊興都會安排一個手下全天跟著,避免他們對外界透露訊息。

在有墨陽人手支援的情況下,楊興做起這些事情如魚得水。

"韓氏集團最近有什麼動靜嗎?"韓三千問道,楊興當初能夠得知韓氏集團要重建城中村的訊息,他在這方麵有著獨特的人脈,即便是韓三千調查不出來的事情,他也能知道。

"最近韓氏集團的高層和那些人碰麵非常頻繁,應該是在對重建城中村的項目部署計劃。"楊興說道。

韓三千點了點頭,韓氏集團越是表現得強烈,說明他們越是看重城中村,而韓三千做這件事情的意義就會更大。

"留意所有的訊息,有什麼風吹草動,第一時間告訴我。"韓三千叮囑道,買下整個城中村,即便是對於他來說,也是很大的手筆,所以他不希望發生任何的意外。

"三千哥,你放心吧,你給了我機會,我就絕不會讓你失望。"楊興說道。

離開城中村,韓三千今天還有一件事情得做,他想讓祁虎和青雲碰麵。

青雲在他麵前掩飾得非常好,幾乎冇有露出什麼破綻,不過祁虎更加厲害,說不定通過他的眼睛。能夠在青雲身上看到不一樣的東西。

對於青雲的懷疑,韓三千一直都冇有實質性的證據,所以他冇辦法逼迫青雲說出他的真實目的,如果祁虎能夠看出青雲的破綻,韓三千便能夠讓青雲隱藏身手的事情無所遁形,從而知道他的目的。

回到魔都,墨陽和林勇兩人都在大廳裡,卻不見祁虎的身影,這讓韓三千有些奇怪。

"祁虎去廁所了嗎?"韓三千對墨陽問道,之所以會是這樣的想法。因為韓三千知道祁虎不可能一個人離開魔都。

"不知道,很久冇看到他了,可能是出去玩了吧。"墨陽說道,然後轉頭對林勇問道:"你看到祁虎了嗎?"

"冇有。"林勇搖頭道。

韓三千皺著眉頭,出去玩這種說法,適用於任何人身上,但絕不包括祁虎,因為他對於這個世界的認知,幾乎是一張白紙,外麵那些街道對他而言,就像是迷宮一般,他怎麼可能自己出去玩呢。

"出去玩,怎麼可能,他對這裡完全陌生,絕不可能一個人離開。"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墨陽極力的掩飾著自己的表情變化,但眉頭還是有些微微的變化,這一點正好被韓三千捕捉到之後,韓三千走到了墨陽身邊。

"他去哪了?"韓三千冷聲問道。

墨陽直麵韓三千給他帶來的壓力,背脊竟然有冷汗滲出來,這才讓他感覺到原來站在韓三千的對立麵。是這種感受。

"三千,他去了半島酒店。"墨陽頂不住韓三千給他帶來的壓力,隻能如實說道。

聽到這話,韓三千瞬間咬緊了牙關,祁虎不可能無緣無故去半島酒店。而且他根本就不知道半島酒店在哪,很顯然,這件事情是墨陽安排的!

"墨陽,我給你說過了,祁虎今後會有更大的用處。怎麼能讓他在這時候去冒險呢。"韓三千無力的說道。

"如果不知道地央的實力,你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冒險。"墨陽說道。

"你讓祁虎去試探,難道不是把我往火坑裡推嗎?"韓三千怒斥道。

"如果他不是地央的對手,我會想辦法讓你離開雲城,這一切的後果,將由我來承擔,隻要你活著,就能夠幫我報仇,隻有你活著,才能夠更好的保護弟妹。"墨陽站起身,突然間顯得有些身形佝僂,繼續說道:"你嫂子就是因為我所以才死了,我不想你步上我的後塵,你我都是同樣的人。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受到傷害,而這一切的前提,就是活著。"

韓三千一愣,他冇有想到墨陽竟然會是這樣的打算,也就是說,他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竟然已經把自己的性命安危拋諸腦後,甚至已經做好了隨時去死的準備。

"你要是死了,誰給嫂子打掃墓地。"韓三千咬牙切齒的說道。

"隻要你活著,她的墓地,到你死那天也會乾乾淨淨,難道不是嗎?"墨陽笑著道,這件事情他不需要刻意給韓三千提醒,但是他相信,韓三千肯定會替他做這件事情,而且是毫無疑問的。

男人之間,有時候並不需要把所有的事情點明,隻要清楚的知道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就行了。

"你倒是把我的心思揣摩得很透徹,但是你並不需要走到死這一步。"韓三千說道。

"與其給她打掃墓地,還不如下去陪她。如果能死得有價值一些,我也就無憾了。"墨陽說道。

韓三千恨不得把墨陽痛捶一頓,但是他知道,墨陽做的這一切,的確是為了他好,甘願用自己的性命作為代價換來他的平安。

"可是你難道冇有想過,我根本就不會離開嗎?你死了,我會走?那你也太小看我韓三千了。"韓三千冷聲道。

這個問題,墨陽怎麼會冇有想過,韓三千不走。他自然有辦法把韓三千送走,哪怕是打暈也行,當然,這種話他不可能告訴韓三千。

"你要是死了,誰照顧弟妹。誰幫我報仇?"墨陽說道。

"所以,我不能死,而你,也不能死。"說完,韓三千邁步離開。

墨陽見狀,趕緊問道:"三千,你要去哪?"

"林勇,今天墨陽要是踏出魔都一步,我要你的命。"韓三千並冇有回答墨陽的問題,而是頭也不回的對林勇威脅道。

這句話讓林勇眼皮直跳,他知道,韓三千絕不是開玩笑,墨陽一旦走出魔都,他的小命必然會在今天結束。

"墨老大,求你給我一條活路。"林勇直接跪在地上。對墨陽說道,他不敢強行阻攔墨陽,隻能用這種方式留下墨陽。

墨陽焦頭爛額,他冇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種情況,韓三千很顯然去了半島酒店。這可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可是他也清楚,他一旦離開,就變相的害了林勇。

"這傢夥,為什麼要這麼固執。"墨陽憤然的說道。

"墨老大,三千哥是個什麼樣的人,你內心難道還不清楚嗎?他怎麼可能會讓你為了他而死。"林勇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