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一事!雖說我同意錦錦跟著我們一起回到京城,但有些事你們必須記住,錦錦是跟著我來京城的,在沈國公府,她亦隻能住在我的院子裡,和你冇有一丁點關係,明白嗎?”

錦錦是個小人精,加上女子心智成熟的快,立刻明白過來,紅著臉點了點頭,“錦錦明白,多謝南意姐姐提醒。”

沈瑭撓了撓後腦勺,卻是一頭霧水,“姐姐,這是為何?”

果然,他在男女之事上一點兒都不知道輕重!

沈南意耐心的給自己不經人事的傻弟弟講解:“你是男子,錦錦則是女孩兒,你們都大了,男女有彆的道理不能不懂。若是你們之間太過要好又恰巧被外人知道,你倒不要緊,錦錦可是要被壞人嘲笑詆譭的,所以一旦有人問起錦錦,你就說她是我的朋友,是我帶她回沈國公府做客的,明白了嗎?”

沈瑭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明白了。”

“好了,你去前麵盯著,一會兒多拿些吃的來給錦錦,她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隻吃點心是萬萬不夠的。”

“好!錦錦你等等我,我馬上就回來。”

等支走了沈瑭,沈南意將錦錦的小手握在手心裡,推心置腹的說起了心裡話。

“錦錦,你與瑭兒相處多日,也應當看出來了,他……與尋常的男子不同,很多事情都指望不上他。他往日從未和小姑娘走得近,所以好些事也不明白,這都要怪我疏忽了對他的教導。隻是我瞧他如今待你很是上心,你若願意同他交朋友,還請你多教教他,若你嫌他煩,不搭理他就是了,千萬莫憋在心裡!”

錦錦搖了搖頭,焦急的一把反握住沈南意的手,羞怯打的眼神中又帶著一絲勇敢和真摯:

“沈姐姐,我從不覺得瑭兒哥哥煩,他心性純良待人真誠,又從不耍心眼兒,是難得一見的好人。在我心裡,這不是他的弱點,反倒是他的優點,能有這樣難得的朋友,我很歡喜,也很慶幸!”

一口氣說完心裡的話,錦錦抬頭看向沈南意,竟發現她雙眼蓄滿了淚水,感動的簌簌掉起眼淚來。

錦錦不知所措,趕忙掏出手帕給她擦拭眼淚,沈南意則一把將錦錦擁入懷中,哽咽道:“就憑你這句話,無論如何,日後我定拿你當親妹妹疼!”

說完這話,沈南意又心裡一咯噔,“說來,一直是咱們三人在計劃以後的事,你兄長還不知你上了馬車呢,也不知他會否同意?”

錦錦聞言也犯起了難,“按照我對哥哥的瞭解,他定是不願我去京城的,他太過擔心我,說不準會要我立即回家……姐姐,我該如何是好呢?”

“無妨,再過幾日,等咱們走完了一半的路程,我再親自同你兄長說情,隻說邀你去我家做客,有你武大哥他們在,定能將你留下來!”

這姐妹兩人倒是想得挺美,隻可惜過了不到半個時辰,錦錦就被髮現了!

不是被林煌發現的,而是被武將軍發現的。

起因是沈瑭這個笨蛋聽了沈南意的話,擔心錦錦吃不飽不長身體,於是死纏爛打,問夥頭軍要了三個人的飯菜。

非說沈南意餓得厲害,一人要吃六個饅頭,喝三碗野菜肉糜粥。

夥頭軍察覺到了異常,於是稟報給了武將軍,結果,來送飯的人便從傻乎乎的沈瑭變成了火眼金睛的武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