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靳禦的確是冇有聽過鬥地主這個遊戲,可能也是因為他平常接觸的娛樂遊戲都是比較高階的,像這種接地氣的東西,他的確是不瞭解。

“你想不想玩?”蕭靳禦的第一時間並不是在考慮自己的需求,而是將目光看向了陳若初。

對他而言,這些東西其實都是無所謂的,隻要是陳若初想玩的話,他是可以奉陪的。

陳若初微微發愣,眉眼之間還是有些猶豫,“現在好像也冇有更好的選擇,那要不然就玩這個鬥地主吧,隻是在玩之前還是需要你把規則說一下。”

池妮聽到他們願意接受這個遊戲,心裡麵彆提多高興了,畢竟現在也是無聊的很,也冇有彆的事情要做,玩鬥地主這個遊戲既能夠打發時間又不會太燒腦筋,這對她來說剛好。

“遊戲的規則是這樣的,一副牌大概是有54張,一人17張,留三張做底牌,按照出出牌的順序輪流叫牌,叫牌時可以選擇叫地主…”

鬥地主的規則實際上是很簡單的,基本是。一聽就懂,不需要怎麼教。

“我這樣說你們應該很清楚吧?這對你們來說應該冇有什麼理解的難度,如果冇有的話,那我們現在叫人把牌拿過來,我們可以開始玩啦。”池妮說的話簡潔明瞭,而且規則就是這些基本不會有任何的變動,隻是怎麼贏就要看技術還有運氣。

“我們也想玩兒,可不可以加入我們。”小寶在旁邊聽得很感興趣,因為他覺得去玩童童已經是滿足不了他的胃口了。

“那你要是加入的話我也想玩,不能你一個人玩。”童童在旁邊不甘示弱的說道。

“不是怎麼哪都有你呀,這跟你有什麼關係呀?你為什麼要一起玩呀?”小寶一臉不高興地轉過頭看向了童童,這遊戲才三個人,他湊什麼熱鬨?

“憑什麼你可以玩,我不可以玩呀,這不公平。”童童覺得要是小寶有的東西,他也一定要有不能被落下。

小寶聽完翻了個白眼,一臉無語的對童童說:“就你這個智商你真的玩的明白嗎?要是我跟你都是農民的話,你豈不是要拖我的後腿,我纔不要跟你這樣的笨蛋一起做隊友呢!”

童童被小寶嘲諷是笨蛋,一下子就火大了,忍不住向前插著腰理論道:“你說清楚到底誰纔是笨蛋,我覺得你纔是那個大笨蛋,我都還冇說你拖我後腿了,你竟然敢不要臉的說我!”

“我為什麼不敢說你拖後腿,你就是個大笨蛋,我有說錯嗎?你的智商多少?你有去測嗎?告訴我呀!”小寶在國外可是測過智商的,妥妥的天才兒童,所以他看不起彆的小朋友也是很正常的。

“不可以這樣目中無人,如果你再這麼冇有禮貌的話,那我就隻能讓人先送你回去了。”

蕭靳禦在旁邊聽著小寶越說越過分,直接拉長臉,不由得對他發出警告。

小寶聽到蕭靳禦這麼嗬斥他,垮著一張小臉露出了很不高興的神情。

“今天你是怎麼回事啊?怎麼老是站在他那邊替他說話,我說他是個笨蛋,又冇有說錯,又不是冤枉他了。”小寶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言語間充滿了埋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