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個人的鬥地主,現在是開始了。

池妮已經是很久冇有跟他們一起玩遊戲了,對於他來說,其實不管什麼遊戲都是很新鮮,很充滿期待的。

三個人玩了不到10分鐘,池妮就已經開始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不是你怎麼回事,你拿了王炸,難道你不打算成為地主嗎?”池妮很不理解的看向蕭靳禦,因為每一次蕭靳禦拿到的牌都很好,可是他偏偏都選擇不叫地主。

換句話說就是他每一次都要跟陳若初一個陣營,而且每一次的牌都算得很好,好像每一次都知道他手裡到底拿的什麼牌,而且知道陳若初手裡有什麼。

“我覺得我冇有勝算,所以不打算叫地主,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蕭靳禦語氣自然,絲毫冇有讓人覺得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你這麼說我倒是拿你一點辦法都冇有,隻是我覺得奇怪,你真的是第一次玩嗎?”池妮覺得他將規則拿捏的很好,而且跟他一起玩的壓力實在太大了。

“難不成我還騙你?”蕭靳禦可不屑於在這種事情上撒謊,而且對他來說這種遊戲本來就很簡單的,“你手裡有什麼牌,我基本是從你的眼神還有你的神色就能判斷一二,而且玩多兩把就知道打牌的思路和性格。”

池妮聽到蕭靳禦這麼說,心裡麵突然覺得有點毛骨悚然的,“要不還是算了吧,我感覺跟你這個人玩遊戲分分鐘都被看穿。”

“遊戲是你提起來的,現在玩不到一會兒你就說不玩了?”蕭靳禦有些好笑的看著池妮,“你的意思是什麼樣呢?如果你想玩的話那就繼續,不想玩的話我們現在可以做點彆的事。”

蕭靳禦還是很尊重陳若初的意見。

“我都行吧,這無所謂的。”陳若初對輸贏的結果並不感興趣,可能是因為從頭到尾,她都是躺贏的狀態,所以是樂在其中。

“我覺得這種玩心計的遊戲不太適合我了,要不然我們還是拚運氣吧?”池妮覺得自己的智商跟蕭靳禦玩的勝算不大,除非她的運氣真的是很好,拿到了一手好牌。

可是偏偏蕭靳禦這個人,智商高就算了,運氣還特彆好,每一次都能夠準確的拿到王炸,幾乎很多的大牌都在他手上。

現在池妮是真的相信人和人之間,是真的有差彆的,而且蕭靳禦這種人就是天選之子。

“那你就說吧,你想怎麼玩我奉陪。”

“我們就隨機每個人發兩張牌,然後比點數吧。”池妮覺得這樣的方式是最簡單粗暴。

“倒也是可以,不過這樣玩太單調了。”

“每把輸的人都要喝酒。”

池妮突然間笑眯眯的說道,心裡麵起了心思。-